背包客YYY,澳洲漂泊7年練得一身好「啡」功!

出賣靠貧友
Dec 18, 2020

最近與貧友茶餘飯後的話題離不開移民。「你申請咗 BNO 未?」,「想生小朋友嘅好走啦!」決意離開歷經數十載感情的老家,確實不是草率的決定。在我而言,對我城殘留著太多千絲萬縷的情意結,再者這裡仍有大大小小的社區角落值得珍重與保留。尤其今年經歷種種「計劃不似預期」的事情,十年、廿年後可否「口響響」繼續死守?我是沒有絕對答案。

看似我是站在「移民是弊多於利」的一方,今趟找來跟自己想法完全相反的貧友:貧友YYY,是個不折不扣的「坐唔定」的浪子,亦是位從澳洲返港的咖啡調理師。

在她的世界咖啡就像一種國際語言,「一杯啡」足以貫穿世界各地的人與事,藉著推廣咖啡隨時說走就走,實踐她的環遊夢。兩年前回流返港歇一歇,無奈今年遇上疫情而滯留在家鄉,然而這位「無腳嘅雀仔」並沒有枉費停滯的時期,反倒在自己的咖啡事業捉緊機遇逆流而上。

前往澳洲 Working Holiday,開啟咖啡師之路!

回想起大專時期,貧友Y 只有丁點從兼職賺來的人工,在香港「歎咖啡」算是蠻奢侈的消費。只要走入咖啡店乍看菜單,大部分飲料價錢都「貴到 over budget」!那時只好懵懵懂懂地點了最便宜的 Babyccino(即是專為小孩調出的幼兒版泡沫咖啡),現時已是咖啡培訓經理的她重提舊事只好「得啖笑」,無奈承認初時對咖啡完全一竅不通!

2011年大專畢業,找不到心儀工作的貧友Y 索性背起行囊,前往澳洲打工換宿。一如以往背包客的漂泊打工生涯,農場黑工、超市倉務、商場清潔⋯⋯數得到的勞動工作她都試盡。沒想到一次到 GOLD COAST(黄金海岸)邊打工邊玩樂的旅程,偶然讓她遇上人生不可劃決的轉捩點:在澳洲遇上第一間咖啡廳,從此對咖啡產生濃厚的興趣,開展她的咖啡師之路!

成長三部曲,每個階段貧友Y 提自己係零!

剛踏入咖啡的行業,貧友Y 需要由低做起,從廚房助手、落單傳菜、收銀等雜務開始實習,到真正成為咖啡師打shot、打奶泡、拉花,再加上異地打工實在「人生路不熟」,貧友Y用了頗長時間一步步晉升。能造就她咖啡調配樣樣皆精,貧友Y 敍述曾有三次推倒重來的重要時刻。

初時在一間外賣咖啡店打工由零開始接觸咖啡,用了一年時間懂得分辨咖啡種類、同時亦掌握奶泡打致細膩順滑的技巧;貧友Y 本以為足以應付 Barista 這個重任;誰知在一次應徵年少氣盛,被店主發現自己失卻拉花這個不可缺少的工序,使她學習謙卑下來,日以繼夜上網「狂煲」拉花教學。由一開始的簡單心型,到畫出不同層次,甚至每日自創出不同圖案突破自己的可能性。

最艱辛的一次歸零經歷,莫過於在大規模的咖啡廳「密集式」的特訓。貧友Y 與兩位咖啡師每日需要合力應付多達 600 杯咖啡,絕對是時間與速度的競賽。當時她更被委派做 call out 客人提餐的崗位,而且每日須向員工們講介所調配咖啡的細節;對於整間店只有她一位亞洲人來說更存在無形壓力。然而貧友Y 唯有「硬住頭皮頂硬上」,只好爭取放工時間熟讀澳洲人的姓氏,「惡補」英文為求做到最好。

回望每段恨鐵不成鋼的歲月,貧友Y 語重心長地說:「要時刻提自己不要過於自卑、或過於自大!」沒有因自卑而不敢在外藉人面前保持自己的專業;同時又非因自大而自覺精通萬事。學習歸零,保持不卑不亢的心持續改進 — — 這是貧友Y 的職場生存之道。

回流巧遇自己友! 開展澳洲 X 香港咖啡文化交流!

在異地經過多年「非人訓練」的洗滌,讓換來貧友Y 一身更整全的咖啡師禮儀:慢慢掌握到以最短時間控制出品的速度和維持每杯拉花的質素、保持 Bar 枱的整潔度之餘又能自信地與客人交流咖啡心得、又可因應客人的個人口味作出彈性的調配。

兩年前留意到香港愈來愈多咖啡店百花齊放,漸漸成為大眾假日的聚腳點。學有所成的貧友Y 一於抓緊時機,回流時湊巧遇上志同道合的「自己友」 — — NINETYS COFFEE。他們同是喜歡澳洲那種「識英雄、重英雄」的咖啡文化,一心想將澳洲精品咖啡融入本地,提升香港咖啡業的國際地位。於是貧友Y 與公司一拍即合「拍住上」,在公司內與同事們定期地進行咖啡杯測和交流,務求在咖啡領域得到不同層面的進步;同時亦曾多次舉辦對外的咖啡交流會,透過授教的工作坊將咖啡知識帶至不同的行業。

面對這兩年社會氣氛、疫情的變化,貧友Y 坦然公司生意受到一定影響。但是她感恩有份與公司共同渡過極艱難的時刻,一路走來眼見咖啡店慢慢漸入佳境,剛在十月下旬更設立 NINETYS COFFEE 第五間分店!貧友Y 感激在亂世仍然找到知音,近日榮升咖啡烘培師的她並沒有辜負團隊的期望,在新分店亦開展自己新一頁:專研烘焙炒豆,慕求令自己咖啡造詣更上一層樓!

貧友Y:「希望他日用自己炒嘅咖啡豆喺澳洲開cafe!」

被問到日後個人的發展,貧友Y 承認自己仍是不折不扣的浪子,預料不出5年隨時離開香港(若果疫情的情況許可下),把握在港時間練好炒豆的技能,有朝一日連同自己研製的咖啡豆,印有made in Hong Kong 的品牌衝出國際,延續對澳洲的情緣。

訪問的末段就停留在貧友Y 的雄心壯志身上。整段訪問過程她常以「好彩」自居,例如:只是湊巧遇到多次Barista 離職才有機會做到今天的位置。要是少一分刻苦耐勞的精神又豈能成事?在此不禁讚嘆貧友Y 有著頑強的鬥志,敢於突破自己限制再三嘗試更多可能性。

完成是次訪問,我反覆問自己:世界看似膠著的狀態,難道我們只好坐以待斃「等運到」?以現在處境為例,全球沒有人得知疫情何時受控、何時終結,貧友Y 在逆境做好自己實在教我喚起多少行動力。話亦說回來,我重思「移民」這個概念,或許有人面對香港前境早已心灰意冷因而忍痛遷離,但似乎離開的舉動有著另一個面向:如其被動式在原地等待機遇的來臨,倒不藉著尚存一絲自由意志,主動為自己製造機會!

而我深信,只要擁有這種求變的態度不甘平凡,或去、或留,皆可活得不枉此生。

編、採、寫:Em |攝:rsc|特別鳴謝:貧友YYY

--

--

出賣靠貧友

【EM字得個貧】貧窮不代表平庸,記載多個草根朋友心中「富友」的小傳記。共同細賞善良人們的特質,為平庸人生尋覓一點光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