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成新詩散文寫作班,的確我對執筆、創作有著重新體會,終於相信我手寫我心,就趁假日,任憑感受延續,再次踏進感興趣的社區,啟發自己思想,讓頭腦真實的感受一一記錄下來。幾天前我寫起《逝去的九龍城》,穿梭新舊時空,透過想象回憶往昔九龍城的風光,雖然文章多半屬於虛構,但我心知九龍城變幻的路不遠了。直到週末乖車經過九龍城,在公園鞦韆前,重建工作果真呈現眼前,那時百感交集,我反覆問自己:「既然新不如舊,我們就要一世墨守成規嗎?」、「要是舊不如新,歷史的價值何在?」 「屯馬開通,真的很_ _!」高興還是掃興?要是傾聽土家故事館擁躉的心聲,定必是後者。無奈「有人歡喜有人愁」,屯馬線開通催促市建局「呃OT」的步伐,急忙勒令鴻福街居民搬離重建範圍,導致濃濃人情味的土家故事館於八月中被迫搬遷。過往風聞土家是具有社區聯繫的民間組織,街坊關係緊密,彼此打成一片。今天終於領教他們的人情味,有幸參與即與的導賞團,熱心的導賞員分享這幾年第一身與街坊的種種相遇:走近街坊聚腳的角落,平起平坐,先飲為敬!喝喝啤酒閒聊潮濕天氣,不經不覺就到深宵;近年被迫搬遷的家樂超市,鎮店之寶的家貓感受最直接!店舖搬到另一個街口,家貓度日如年,久不久返回舊地徘徊,種種街坊日常看似瑣碎,但將化成一去不返的回憶⋯⋯鴻福街推土機式的重建,確實摧毁世間人情味。我會說:新不如舊般有情。

新不如舊?舊不如新?
新不如舊?舊不如新?

完成新詩散文寫作班,的確我對執筆、創作有著重新體會,終於相信我手寫我心,就趁假日,任憑感受延續,再次踏進感興趣的社區,啟發自己思想,讓頭腦真實的感受一一記錄下來。幾天前我寫起《逝去的九龍城》,穿梭新舊時空,透過想象回憶往昔九龍城的風光,雖然文章多半屬於虛構,但我心知九龍城變幻的路不遠了。直到週末乖車經過九龍城,在公園鞦韆前,重建工作果真呈現眼前,那時百感交集,我反覆問自己:「既然新不如舊,我們就要一世墨守成規嗎?」、「要是舊不如新,歷史的價值何在?」

「屯馬開通,真的很_ _!」高興還是掃興?要是傾聽土家故事館擁躉的心聲,定必是後者。無奈「有人歡喜有人愁」,屯馬線開通催促市建局「呃OT」的步伐,急忙勒令鴻福街居民搬離重建範圍,導致濃濃人情味的土家故事館於八月中被迫搬遷。過往風聞土家是具有社區聯繫的民間組織,街坊關係緊密,彼此打成一片。今天終於領教他們的人情味,有幸參與即與的導賞團,熱心的導賞員分享這幾年第一身與街坊的種種相遇:走近街坊聚腳的角落,平起平坐,先飲為敬!喝喝啤酒閒聊潮濕天氣,不經不覺就到深宵;近年被迫搬遷的家樂超市,鎮店之寶的家貓感受最直接!店舖搬到另一個街口,家貓度日如年,久不久返回舊地徘徊,種種街坊日常看似瑣碎,但將化成一去不返的回憶⋯⋯鴻福街推土機式的重建,確實摧毁世間人情味。我會說:新不如舊般有情。

--

--

最近與貧友茶餘飯後的話題離不開移民。「你申請咗 BNO 未?」,「想生小朋友嘅好走啦!」決意離開歷經數十載感情的老家,確實不是草率的決定。在我而言,對我城殘留著太多千絲萬縷的情意結,再者這裡仍有大大小小的社區角落值得珍重與保留。尤其今年經歷種種「計劃不似預期」的事情,十年、廿年後可否「口響響」繼續死守?我是沒有絕對答案。

看似我是站在「移民是弊多於利」的一方,今趟找來跟自己想法完全相反的貧友:貧友YYY,是個不折不扣的「坐唔定」的浪子,亦是位從澳洲返港的咖啡調理師。

在她的世界咖啡就像一種國際語言,「一杯啡」足以貫穿世界各地的人與事,藉著推廣咖啡隨時說走就走,實踐她的環遊夢。兩年前回流返港歇一歇,無奈今年遇上疫情而滯留在家鄉,然而這位「無腳嘅雀仔」並沒有枉費停滯的時期,反倒在自己的咖啡事業捉緊機遇逆流而上。

--

--

出賣靠貧友

出賣靠貧友

【EM字得個貧】貧窮不代表平庸,記載多個草根朋友心中「富友」的小傳記。共同細賞善良人們的特質,為平庸人生尋覓一點光💡